您的位置: 清潭碧云说 > 影音3D

论坛集锦 | 圆桌对话之科技助力金融行业降本增效防风险

2019-10-08来源:清潭碧云说


2019年1月6日下午,由南开金融科技委员会主办的“科技赋能金融高质量发展论坛暨南开金融科技委员会年会”在京成功举办,南开大学金融学院领导、金融科技委员会多名校友及部分在校师生欢聚一堂。活动现场多名在行业协会、知名企业工作的校友围绕科技赋能金融的主题共同讨论2019年新风向。


圆桌对话:科技助力金融行业降本增效防风险


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睿智科技董事、执行副总裁王玉海、工商银行信用卡中心副总龙春玲、信泰保险研究院院长刘越、新网银行副董事长江海、汇元科技CEO吴洪彬等校友围绕《科技助力金融行业降本增效防风险》这一主题进行了圆桌讨论,其中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担任了该环节的现场主持。

 

以下为演讲实录(略有删减):


1
议题一:科技到底改变了什么


薛洪言:首先就一个现象提一个问题,我们看到从2017年开始,金融科技的巨头跟传统的银行机构合作开启,相继签了很多的战略合作协议。到2018年趋势更明显,很多的金融科技公司开始搭建专门的金融科技开放平台,包括一些巨头专门通过更名的方式,向市场强化自己的科技定位。我们应该怎样看待当前的金融与科技开始融合的过程?因为我们现在都在强调一个观点,在金融与科技发展的过程当中,科技没有改变金融的本质,科技到底改变了什么?想听一下各位嘉宾的看法。

   

王玉海:金融科技没有改变金融的本质,改变的是效率和手段。我们在座的人可能都经历过算盘和手工记账的银行时代,后来到了由算盘做主导,台式计算机做辅助,再后来到电子银行、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以至于今天的数字货币,所有的这些改变实际上就是一个载体的改变,它并没有改变债权债务的关系,它改变的是效率,提高的是服务质量,也就是说到今天我们再也不是网点为王的时代了。我记得我刚回国的时候,某大行的一个副行长说我很自豪,我们行的网点比公厕还多,现在已经不是网点为王,那个时代了,现在都是通过线上服务,客户的感受也提高了很多,银行的经营质量提高的同时,人工投入大大减少,非结构性信息的有效利用,大大提高了金融决策的准确性和时效性。

 

这种改变到底是谁推动的?的确是很多互联网巨头和金融科技公司推动的,这个改变本来是应该银行做的,真正的技术和人才是在银行里面,但是为什么银行没有完成这个改变?与大家熟悉的产业基因论有关,上一代的浪潮,胜者是银行。在下一个大潮中,形成了固有的文化和惰性,由于技术、资金、场景、文化固化以后,不愿意去改变,所以才催生了马云为代表的科技机构试图改变银行业,他曾提出过,如果银行不改变,我们就改变银行的豪言壮语,但现在形势又在发生似乎反方向的变化。

 

所以说真正的改变是科技机构利用自身的科技优势,携带场景优势就地取材,向金融机构靠拢的一个结果,甚至想加入金融行业的这么一个尝试。至于刚才说到的为什么要做开放平台,我觉得这里有两个方面的因素,一个是监管大趋势的变化,尤其是国家政策对民营企业向金控集团方向发展的控制,使他们不得不改善外在形象,由金融集团、金融公司变成金服,甚至现在变成科技平台。第二个因素,当这些头部的流量公司完成数据积累和客户积累以后,他们要深度地和金融机构合作,做开放平台实际上是提高壁垒的过程。  

   

刘越:确实科技从没有像今天这么深刻地影响我们的生活,这些年金融和科技的结合也日益紧密起来,“无科技不金融”已经成为行业的一个共识,一方面是像京东、腾讯、阿里这样的互联网公司,他们通过挖掘流量背后的数据金矿,将触角伸向金融领域;另一方面是我们传统的金融和保险企业本身,也在积极拥抱和进入科技的领域。前些天颁布的2018年全球金融科技发明专利排行榜里面,其中TOP20中国企业上榜6家,排在榜首的不是阿里,而是中国平安。中国平安近些年在科技领域的投入已经超过了500个亿的规模,去年末它的品牌标识,也从原来的“保险、银行、投资”更新为“金融+科技”了,原来对标的是花旗和汇丰,现在对标的是亚马逊、谷歌这样的科技公司,未来三十年它想成为全球领先的科技公司。整个趋势是这样的。

 

对于如何评价金融和科技的融合,就是现实的选择、未来的趋势,确实是这样。但是科技和金融本身毕竟是形式和内容的关系,它并不能改变金融的本质。我来源于保险行业,就先介绍一下科技在保险行业的一些应用和影响。

 

保险科技的发展也经历了几个阶段,首先是1.0时代,主要是传统科技的阶段;2.0时代是移动互联阶段;3.0时代是人工智能的阶段。1.0阶段主要是把线下的业务和运营转移到线上;2.0时代就是通过移动端来解决投保、赔付这样的问题,科技赋能的成效已显现;3.0主要是通过ABCD这些技术的应用,来实现客户经营、渠道管理、风险管控、客户服务等问题。

   

那么技术究竟给保险业带来了什么样的改变呢?一个是效率的提升,伴随新技术的不断应用,对更多底层运行环节智能化的改造,使得险企成本不断降低,服务效率不断提升。例如原来用手工填报的单证,现在已经完全实现了手机APP端的秒级操作。另外在客户理赔服务这块,原来需要几天的时间,现在即刻就能解决。

   

二是表现在风控环节上。保险本身是经营风险的行业,另外在承保中也会存在一些逆选择,道德风险的问题,通过一些智能投保,可以有效对风险进行管控。例如可以借鉴现在银行个人放贷应用的微表情识别,通过手机APP端回答几个问题来进行人脸识别,通过50种微表情,就能判断是否说谎这样很便捷的非常先进的技术。

 

再有就是精准定价,例如通过大数据的分析,可以显示出“公务员因为他们上下班相对路线比较固定,所以出险概率比较低;另外就是生育女孩的男性出险概率比较低”这样的结论,从而实现车险的精准定价。

 

最后是体现在客户体验方面,因为未来寿险市场的竞争一定是客户服务的竞争,怎么样使客户有更好的体验,智能客服等科技已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深度。

   

江海:我觉得金融科技对金融的改变,除了没有改变本质之外,其他什么都改变了。金融的本质是基于一定风险定价下资金和资产的有效匹配,除了这个没有改变之外,产品形态、客户体验、方法论、技术手段这些都发生了改变。有几个观点:

 

第一,未来五年,数字化运营可能会成为银行的标配。应当感谢互联网巨头,他们是把科技引入零售金融领域的先驱者,带来了巨大的效率提升。 现在零售金融领域的技术扩展效应非常明显,有很多金融科技公司都在提供TO B的服务,为银行提供技术转型支撑,所以我认为数字化运营在五年之内,有望成为银行业的标准化配置。

 

第二,在金融与科技的融合趋势下,大型银行可能会是终极“收割者”,技术扩散让他们拿回一定程度的话语权。在支付领域,这个观点不一定适用,但是在信贷领域,我认为价格是最终的决定因素,而大行在资金成本方面有天然优势。未来五年,不但行业会发生变化,我们的客户也会发生一些变化。有效的信贷客户会基本实现“人人都有放在云端的授信”。虽然大行在金融科技运用上“慢半步”,但却可能成为最终的赢家。现在大行已经非常敏锐地动起来,首批信贷白名单一开放直接就是上亿的用户,从这个角度而言,最后的收割者一定是大行。

   

第三,零售金融领域,场景的重要性在逐渐弱化。今天这些互联网的巨头,争的其实不是场景而是流量。我认为未来银行业务,有可能会出现“对公业务深度场景化,零售业务去场景化”的格局。因为对公业务客单价高,所以需要银行融入场景,全生命周期和多维度深度了解客户。而零售业务客单价低,客户高度分散,客户的数据维度也非常丰富,金融机构可以脱离场景,以人作为对象而不是以产品维度进行信贷审批。目前这样的技术是相当成熟的,而且未来有望越来越精准。

   

吴洪彬:我总结性回答这个问题,我认为:一是改变了(强化了)互联网精神,原来没有互联网金融的时候,可能大家对于产业的变革理解或者感悟的没那么深刻,现在有了金融科技的技术的驱动能力,实际上让大家对开放、平等、速度、普惠有了更深度的感悟。

 

二是改变了商务模式的发展竞争要素,原来企业的发展讲人、财、物,现在讲ABCD(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都成为了新时代最重要的发展的生态要素。

 

三是改变了整个市场格局,它实际上让有技术能力或者有营销能力、有资源能力的其他的非金融行业的选手能进到这个市场当中来。其实结合我们做支付的经验,我们现在把支付已经分成了三层,一层实际上我们就叫支付,大家理解的支付,说俗一点是通道业务;第二层是在支付之上,就是各种各样的产品技术增值服务,这个增值服务更多的是功能性,比如说我原来只帮你收钱,我现在可能给你提供CRM、卡券营销、代理分润、小程序等等发展起来;第三层我们实际上把更多的各类行业应用服务融合起来给企业提供更好更全面的服务赋能,因为今天在座的很多都是金融行业大咖,其实就是以支付为基础连接器,把后台各个功能链接起来,我们现在链接API超过一千个,在未来我们用API聚合赋能的理念,可能连接上万甚至上十万的背后在用ABCD的技术,把它做得更深入,去挖掘各种各样的服务点、盈利点。

  

2
议题二:金融本质与非本质的边界在哪里


薛洪言:前面五位嘉宾从各自的角度位我们解析了金融科技如何助力金融行业提质增效防风险,整个听下来我们感受很深的是金融科技除了没有改变本质什么都改变了,如果是这样的情况,就会有这样的问题,我们知道其实在金融科技助力金融行业发展的过程当中,科技发挥的是杠杆的作用,借助科技的杠杆作用,金融机构在业务层面可以实现非常大的发展。我们知道不同的金融机构科技实力差距非常大,加上这样的科技杠杆可能导致他们在业务层面的差距会变得非常大,在这种情况下有些金融机构从头追赶就追赶不上,导致一些情况,特别是有一些中小金融机构比如一些城商行和农商行完全放弃自主研发金融科技的动力,他们全盘接受第三方的科技的赋能。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小机构会不会面临资金通道化的趋势,或者我们换一个提法就是在金融与科技融合的过程中,金融与科技的边界或者说金融本质与非本质的边界到底在哪里。如果中小金融机构一直在退让,它退到什么时候,监管会给它提供保护的边界?

   

王玉海:我觉得真正的科技赋能做好了以后,这应该是优势互补的,是双赢的。不论是从技术还是资产还是整个管理的逻辑上。我非常同意江海讲的观点,其中有两个我特别赞同,一个就是科技赋能实际上对大行不一定现实,它不缺资金也不缺资产更不缺政策倾斜,与此相关的就是未来大行收割是必然的。昨天麦肯锡的一篇报告,三五年内可能有三分之一的中小银行被合并,不是说大行过去没这个能力,因为它不屑于做这个事情。几年前跟某大行几个领导聊,他们说风险下沉的事情我们没必要做,因为肥肉都吃不完,为什么啃那些骨头?你们去啃,到一定的程度我们负责清理你们。

 

第二我很赞同场景的概念是伪概念。比如银监会去年对现金贷定义四无,那个场景的存在没有意义。两三千块钱、三五千块钱要什么场景?信用卡是场景吗?这些都是监管不接地气的表现。我认为科技赋能,反倒是科技赋能对中小银行、对区域性的银行是有补益作用的,因为这些银行生来就面对不平等的监管政策和经营环境,仅仅有些资金而已,很多行领导又都是一些行政干部临时转行,谈不上专业,他们没有团队,没有资产,更没有以人为载体的管理方式。所以说赋能对于我们科技公司来说,这是未来的机会,当然也不一定能逃脱被大行收割的命运。

   

薛洪言:首先是大行收割,比如我们放开远程开户的监管,大行的地位会不会发生变化,类似阿里等互联网巨头有没有可能成为新的大行?第二,关于场景的价值,如果场景的价值仅仅在于导流的话,大家可以做一个判断,今日头条和阿里这两家企业做金融的差距来源于什么地方?是在流量层面有差距吗?

    

刘越:就寿险公司而言,寿险公司的业务包括负债端和投资端这两块。在现在市场竞争日益激烈的情况下,承保利润越来越小,有一种说法,保险公司专做投资这部分,把承保这块交给中介公司或三方平台来做。长此以往势必会导致三方成本越来越高,以至于险企的投资收益不能覆盖负债端的成本。

 

目前有几种方式,比如像平安这样的公司,它们就利用了自身集团资源的优势来搭建自己的平台;还有像江海他们这样的新网银行,众安保险等公司,直接就以互联网金融机构的形式出现;更多数的险企是把三方平台作为获客的渠道,这样可能前期获客成本比较高,但是我通过对它的二次、三次多次深度开发来实现盈亏平衡。所以说金融机构只是单纯作为通道存在是不可能的。

 

江海:分享几个观点:

一是罗马不是一年建成的,也不是一天建成的,也不是一个人建成的。我认为金融机构接受别人的赋能很正常。现在已经进入到了金融分工越来越专业化和精细化的阶段,包括资产创设、大数据风控、贷后催收等等板块,都有专业的外包机构来做。

 

二是大行不但要接受别人赋能,也要对外赋能,要有外溢的想法。对于中小金融机构,其实我们很清醒地看到,它自己做金融科技这个事不具备两个可行性。第一个不具备技术可行性,三四五线城市的城商行招一批搞大数据、搞AI的团队可能吗?招一个人可以,招一批人不可行。第二个经济上也不可行,搞这样一个团队,一年肯定得有几个亿的投入。但是最后只做几百个亿的资产,投入产出性价比太低。所以我认为中小金融机构、中小城商行越早接受别人的赋能,越能享受到金融科技的红利。

   

吴洪彬:如果从赋能的角度来讲,是必然要合作的,因为市场上不会存在一个公司在很多的方面都成为垄断者。竞合合作是主流模式。

   

所以从我刚才讲的比如支付的赋能角度来讲,我认为几乎所有的行业,赋能的对象都来自于各个方向,尤其是在未来的产业链越来越成熟上,不会是有人从头做到尾,全行业链全吃,肯定是做自己最有优势、最产生效益的部分,其他的方面肯定都是合作。


3
议题三:如何控制负面影响

薛洪言:我们第二个问题就是大家分享这种合作很多趋势是不可逆的,很多结果未必是我们想看到的,金融科技在发展过程中有自身的问题,像一些P2P的爆雷包括带来的消费金融、现金贷带来的个人信息的泄露等等问题。金融科技并不是完全只有正面没有负面的影响,它也有很多负面影响。我们在发展金融科技的过程中,如何有效控制它负面的一些影响?请各位嘉宾提一些建议。

   

王玉海:我觉得这个问题应该从监管的角度来考虑,霍书记讲了有那么多违规的、犯罪的,有多少企业是持牌的?其实大多都是野生金融在做的。牌照监管味道浓厚,行为监管有些力不从心,所以面临行业变革时经常会出现治乱交替的局面,也就是大家说的一放就乱一管就死的循环。究其根源,还是体制问题,法治精神在监管领域体现很不充分,人治或政治导向为主导;与此相关,运动式监管及监管规则的多变性,有时使得企业无所适从,同时给违法行为提供了机会。这就是所谓的幸存者偏差,你管的都是银行,都是自己发的牌照,这人没有犯错误,社会上扰乱秩序的是没有牌照的野生金融。我们的监管本身是这么多年,只要有创新就束手无措,一有业务冲击就用强管制。

 

有观点说监管就是一个笼子,你不听我的话就放不出来,这不一定是对的。因为创新不一定在笼子之内,监管是划道的,在法的层面管。比如说暴力催收、高利贷等等,这和金融监管政策没有太大关系,这是犯法,应该置于法律的管辖范围内。所以我们监管最大的问题就是缺乏真正的适用我们金融体制的监管体系,也就是顶层设计,它永远是在用牌照来管理,最后必然形成不断的冲击,然后再回应。从P2P、第三方支付、征信到消费金融、互联网小贷的牌照发放与监管政策变化都是同样的模式,我觉得这不是创新的错误,这是监管的问题。

我相信随着监管的进步,监管的顶层设计会逐步成熟,目前看到的这些负面影响会逐渐得到遏制,加大违规成本,最终会在法治层面从行为上治理一些乱象。

       

刘越:我这里分享一个观点,我理解科技是生产力,生产力本身并没有好坏之分,关键是我们如何运用它的优势和先进性,如何抑制它的负面效应。正所谓教学相长,创新和监管也是共同学习、共同成长的。

   

江海:金融科技确实是一把双刃剑,在为金融行业提升效率的同时,也带来了一些监管方面、风控方面的新难题。但我认为要用技术管控技术、科技管控科技的思路,监管科技也同样要跟得上,才能有效敦促金融机构在合规范围内运用金融科技。与此同时,金融从业者的伦理道德也要与时俱进,要多一些同理心换位思考,对金融科技可能带来的风险抱有敬畏之心。

   

吴洪彬:监管我认为是必须的,目前支付行业还是处于发展初期,支付牌照公司都是拥抱监管的,有了监管市场才是有序的,企业才有资本价值,我建议要科学的分层分类的监管。从我个人了解的情况上来讲,持牌的支付公司相对都是很规范的,很多公司有有清晰的愿景、使命、价值观、社会责任和发展战略。只要支付公司这些是清晰的,就肯定是家合规发展的公司。

   

薛洪言:监管与创新的平衡与抉择可能是永恒存在的,我们不可能通过什么措施来解决它。有正面就有负面,很多时候需要去考虑我们现下的一些经济包括金融体系的健康状况,我们现在的一些发展的重心,确立优先级,有时候要先促发展,有时候先防风险,这个事是动态的过程。再次感谢各位嘉宾的精彩的干货的分享,也希望我们有机会还能继续进行这样的交流,谢谢大家!

 

南开金融科技委员会


南开金融科技委员会是南开大学金融校友联合会下设的专业委员会之一,由金融科技从业及密切关注金融科技发展的南开系各界校友自愿组成。委员会秉承“允公允能,日新月异”的校训精神,致力于为金融科技领域相关的各界校友搭建交流与合作的资源共享平台,构建产学研投一体化生态圈,助力校友之间合作共赢,助推金融科技产业健康发展。委员会鼓励校友在自身进步的同时,发扬南开爱国爱校的优良传统,为社会进步、母校建设做出积极贡献。自2017年9月委员会成立以来,先后组织了智能投顾、供应链金融、区块链与数字货币、保险科技等多次专业论坛活动,得到了校友的积极参与和广泛好评。


本文由清潭碧云说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