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清潭碧云说 > 新闻

不搞“一刀切”,科学环保该如何践行?

2019-11-14来源:清潭碧云说
导读

“环境治理着眼的是‘治污’,而不是僵化地把企业‘治死’,目的是为了解决问题,而不是制造更大的问题。”


文:《千人》杂志记者 何中花

原标题:科学的环保,应是“以技术为基础的精细化管理”

注:原文载于《千人》杂志2019年总第70期,转载请注明来源,未注明来源转载将视为侵权。



“我们害怕每个太阳升起的早晨,工厂外警车 、执法车 、便衣,甚至出动无人机 !”这是供给侧与去产能、原材料飞涨的情况下,运动式、“一刀切”式环保过程中一些企业老板内心的真实写照。


在我国严重的环境污染现状面前,“一刀切”式的环保看似干净利落,却给整个国民经济带来了深深的“伤害”。


新京报社论曾在《禁环保“一刀切”,是反“形式主义治污”》一文中指出,“环境治理着眼的是‘治污’,而不是僵化地把企业‘治死’;目的是为了解决问题,而不是制造更大的问题。”在这场汹涌的环保风暴中,“一刀切”式环保被置在了风口浪尖。


环保“一刀切”为何会出现?“一刀切”之下中国污染型企业的生存状况如何?应如何科学环保?带着这些疑问,本期杂志专访了国家特聘专家、浙江海牛环境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陆侨治博士,请他谈一谈从业多年来对环保的一些看法与建议。


01“倒逼”是可以的,“倒闭”是有问题的


2016年-2017年以来,在去产能、供给侧改革的大背景下,污染型企业成为了去产能的对象,特别是在环境污染日益严重的情况下,大量中小企业被“一刀切”式关停。对于这一现象,陆侨治认为,在目前复杂的国际形势和放缓的经济形势下,我国处于“两难”状态。


一方面,摆在面前的环境污染问题已经到了不得不解决的地步,否则会对国家经济发展和国民生活产生负面影响,因此早在2013年国家便提出了“两山理论”,即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这一理论是辩证统一论、生态系统论、顺应自然论、民生福祉论和综合治理论的有机结合,是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的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最新成果,体现了中国发展方式绿色化转型的本质要求。“一些地方政府之所以将部分污染严重、始终靠以牺牲环境为代价而生存的污染型中小企业关停,也是经过了多方考虑的。”陆侨治直言。


另一方面,国家对环境问题的严格审查实则是给企业建立了一种“倒逼”机制,督促传统型污染企业寻找转型、创新的新发展道路,然而传统企业转型之路必将不会一帆风顺,想要寻找全新的生产工艺用以代替几十年的旧工艺不是一蹴而就的,转型过程中有很多技术难题需要解决,才能准确找到适合企业自身发展的转型方向。


在陆侨治看来,环境治理是需要技术的。长期以来,环保行业的门槛并不高,大家一窝蜂地跑去做环保,重投资、轻技术导致运行费用居高不下,给生产企业带来巨大的负担。“作为环保从业者,我始终认为环保治理应该是企业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请真正有技术的专家来诊断和规划,对整个企业做‘物料平衡’、‘能量平衡’,这不一定是件赔本的买卖,企业不应持有一贯的传统思维模式——情愿让隔壁做土建的老王挣钱也不认为技术(脑子)值钱,而应该依据外部环境变化和自身发展状况转变思维模式。”


据统计,目前我国中小企业有4000万家,占我国企业总数99%,贡献了中国60%的GDP、50%的税收和80%的城镇就业,“一刀切”式的关停对于中小企业来说,便意味着倒闭,其所带来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生产停止、企业效益下滑、工人失业……在环保行业深耕多年,陆侨治表示“倒逼”是可以的,“倒闭”则是有问题的。“政府可以在‘倒逼’上多做文章,而不是‘一刀切’式的‘倒闭’。从管理的角度来说,‘一刀切’的确比较简单,然而,中国经济增长已经进入慢车道,政府应该考虑到企业生存面临的困难,可以从税收等其他渠道支持企业,比如环保投入可以在税前列支。”


关于“一刀切”式的环保行为,国家已明确下令叫停,但近年来各地仍时有这一现象发生。“‘一刀切’式关停肯定是欠科学,但这也是地方政府的无奈之举。”在陆侨治看来,尽管多有无奈,但环保部门可以多给污染型企业一些技术指导,允许他们有一个“过渡期”。


“江浙地区有大量的印染企业,这些企业之间实则存在着很多共性,当地政府可以从中选取一、两家公司进行调研,以他们为样本,依据实际情况找到经济可行的治理方法,这种方法亦可以被其他企业复制使用,从而保证环保治理效果。”陆侨治认为这种环境治理模式比“一刀切”更为科学和有效,“‘一刀切’实施起来十分容易,如果想要禁止和减少,需要通过对相关部门进行考核。”


陆侨治还说,从技术层面,十年前大家都是关注COD,所以通过大量的爆气把COD去除。这几年政府要求脱氮,而脱氮需要碳源,原来的COD就是好的碳源。这些技术层面的事情如果不能系统地考虑清楚,就一定浪费大量的能源(曝气)和药剂(碳源),给企业带来巨大的运行成本。



02政府不仅要“管理” ,还要有“服务”


环保政策的制定应遵循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的原则,新华社曾发文指出,一个好的环保管控措施,被认为是企业转型升级的风向标。


环保政策从制定到具体执行的过程中,政府和企业这两者的作用举足轻重,政府是环保政策的制定者与执行者,企业则扮演着配合角色。那么政府与企业之间该如何相互配合共同打好环境保卫战,使环保管控措施顺利发挥其作用,在最大程度上制止“一刀切”乱关停行为呢?


作为一名从事环保行业的企业家陆侨治认为必须建立起政府与企业之间良好的沟通渠道,政府不仅要“管理”,还要有“服务”。“环保是大家共同的责任,不应将环保重任全都压在企业身上。政府拥有丰富的人才、技术资源,可以用来帮助企业,引导企业科学治污。还有尤为重要的一点是,政府应该为企业提供培训,提高企业中不同级别与职位人员的环保意识与素质。”


“一刀切”被国家明令禁止,那是不是代表就不用治理了呢?“当然不是,但是在禁止环保‘一刀切’这一政策落实的过程中,往往会出现污染治理的盲区,那么这个时候把握好环境治理的‘度’就显得尤为关键了。”陆侨治表示,环保政策的制定与执行不能走极端,要因地制宜、审时度势。


实际上,中国的环保之路已经走了近三十年。2018年是我国环保体制建设、环保从口号标语到真刀实枪转变的关键一年,也是环保政策落实年。目前我国环保体系得到了极大的完善,法律、法规、政策、标准等日渐完备,这让环保在今后的发展中有章可循、有法可依,与过去政策出台的密集度相呼应,2018年将迎来大面积、全方位的政策执行、落实。


尽管环境治理各方面成效显著,但以十三五规划的目标来看,依旧任重而道远。对于未来我国的环保方向,陆侨治直言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在意识层面,环保是国家发展的重中之重,而且不一定是‘赔本的买卖’,政府想要用两条腿走路,就得‘管理’和‘服务’同时抓。”一直以来,我国的环保行业显示出低门槛、高投资的特征,浪费资源的同时,环保效果并不理想,然而环保标准仍在不断提高,于是企业重复投资,治理效果还是不理想,长此以往就形成了环保治理的恶性循环。高投资费用带来高运行成本,企业不堪重负,难免落得倒闭、关停的结果。


在陆侨治看来,我国接下来的环保应是“以技术为基础的精细化管理”,“以水处理为例,总氮控制是目前面临的一个关键挑战。国内一级A的标准是排污水的总氮排放指标为15mg/L,而国外却已达到或少于5mg/L,对于国外这一排放标准国内竟然很少有人相信。”因此,我国环保要想发展成“以技术为基础的精细化管理”,还需攻克多道难关。


03环保浪潮下,污染企业转型势在必行

环境污染的核心是工业发展,在环保浪潮纷涌的当下,如何处理好环境保护与经济发展之间的关系是重中之重。以前,企业并不关心环境问题,大多有着“只有我一家去治理也无法拯救环境”的心态,而现在,环保已然成为了企业在投资、运营过程中需要考虑的核心部分。


“当大家同时考虑环保和生产的时候,会发现‘奇迹’。以污水处理为例,通过废水回收利用,可以给企业减少成本,带来巨大的经济效益。换做以前,常常因为粗放式的管理导致许多昂贵的化学成分直接从污水里‘溜掉’,不仅浪费了资源,还引起污染。”陆侨治说,由于环保浪潮的来袭,各大企业逐步发现自身发展过程中带来的环境问题,开始采取措施如回收利用污水、污泥等来进行环保,无疑,这种做法是值得肯定的。


另外,环保的大浪潮亦会“倒逼”企业寻找更先进、更经济、更环保的生产工艺,用以替代原来的高污染、高耗能、低效益的生产模式。


“污染型企业若想既能治污,又能保住自己的饭碗,首先必须树立正确的观念。为什么污染型企业就必须有污染?那是因为‘你把有用的东西放错了地方’,就好比把戒指带着手上叫漂亮,把它吞到肚子里就叫污染。其次要重新思考、定位自身发展方向,依靠技术,从整体上解决企业环境问题。”


在环境治理尤其是企业治污方面,环保产业在其中发挥着重要作用。目前,我国环保产业还在起步阶段,近年来大型的环保企业(包括上市公司)都在做PPP。PPP又称PPP模式,即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形成“利益共享、风险共担、全程合作”的合作伙伴关系,共同参与公共基础设施的建设。“这一运作模式规模大、资产颇丰,但却没有核心技术。”陆侨治坦言,“以膜生产为例,中国做膜的公司多如牛毛,可是很少有人愿意静下心来把技术和产品做好。大家都在炫耀商业模式、炫耀体量、炒作概念,大而不强。真正应该做的是苦练‘内功’,先做强、再做大,拉近与国际水平的距离。”


2011年,陆侨治从加拿大回国创办了浙江海牛环境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公司立足环保与节能行业,为污染型企业提供污染治理服务。在于众多企业打交道的过程中,陆侨治深有体会。“国内很多企业存在着体制上的弊病。企业领导们多有一种‘做好了没有奖励,做坏了肯定要负责任’的价值观,大家为了逃避责任,表现出来就是不作为。反而转过头去进行公开招标、斗低价,最低价中标是极其害人的。”


在加拿大从事环保领域研究和工作多年,陆侨治表示,发达国家的环境保护政策不仅系统完备,呈不断强化、细化趋势而且能够有效地实施,并且衍生出了很多先进的环保治理模式,这些均值得中国借鉴。


“加拿大等国外发达国家有众多的环保行业和协会,针对某一环保问题,大家会及时沟通交流。国外没有统一的环保标准,我认为这是科学的,新疆大沙漠的环保标准能和杭州西湖的标准一样吗?当然不能。另外,加拿大的环保企业(供应商)对环保治理项目绝对负责,而在中国,由于环保行业准入门槛低,极易导致低价恶性竞争,项目完成度和经济效益可想而知难以达标。”


因此,企业在环保治理时,不能把所有事情都简单地交给“规范”和“资质”,而是必须要对结果负责。“在全民环保、全国治污的大环境下,我国在环境治理尤其是污染型企业环境保护方面,仍有一段长路要走。”


陆侨治,国家特聘专家,浙江海牛环境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本文由清潭碧云说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