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清潭碧云说 > 素材

雷海宗:中国历史上四千年间国君的称号甚为简单

2019-12-02来源:清潭碧云说

雷海宗:《中国文化与中国的兵》P83-106

雷海宗:中国历史上四千年间国君的称号甚为简单

三中国的元首

中国历史上四千年间国君的称号甚为简单。当初称王,王下有诸侯。其后诸侯完全独立,各自称王。最后其中一王盛强,吞并列国,统一天下,改称皇帝,直至最近的过去并无变更。

(一)

列国称王

春秋时代周王虽早已失去实权,然而列国无论大小,对周室的天子地位没有否认的。

列国称王可说有两种意义。第一是各国向周室完全宣布独立;第二是各国都暗示想吞并天下,因为“王”是自古所公认为天子的称号。

(二)

合纵连横与东帝西帝

列国称王以后百年间,直至秦并六国,是普通所谓合纵连横的时期。连横是秦国的统一政策,合纵是齐、楚的统一政策。其他四国比较弱小,不敢想去把别人统一,只望自己不被吞并就够了。

天下统一不只是政治家的政策,不只是思想家的理想,恐怕连一般人民也希望早日统一,以便脱离终年战争的苦痛‍。(‍除楚国外,秦昭襄王称东帝,齐湣王称西帝。)

(三)

帝秦议

……所以燕灭齐可说是决定秦并天下的最后因素。西元前284年前一切皆在不可知之数,西元前284年后秦灭六国只是一个时间的问题。……最后于西元前221年秦王嬴政合并六国,创立了前古未有的大一统局面。

(四)

秦始皇帝

从此以后,皇帝就是国家,国家就是皇帝。这种政治的独裁在战国时已很明显。只因那是列国并立,诸王不得不对文人政客有相当的敬礼与笼络。现在皇帝不只不再需要敬畏政客文人,并且极需避免他们的操纵捣乱。

在历史上,第一个统一的伟人或朝代似乎总是敌不过旧势力的反动,总是失败的。统一地中海世界的凯撒为旧党所刺杀,西方的天下又经过十几年的大乱才统一。统一中国的秦朝也遭同样的命运。一度大乱之后,汉朝出现,天下才最后真正统一。

(五)

汉之统一与皇帝之神化

谁料一帝方倒,他们就又另外自立一帝。

从此以后,中国的历史只有这两条路可走:可说不是民不聊生的战国,就是一人独裁的秦、汉。永远一治一乱循环不已。

汉室虽是平民出身,皇帝的尊严并不因之减少,反而日趋神秘。

在性质上,战国时代已演化到君国独裁的个人政治的阶段。但一方面因为春秋时代的传统残余,一方面因为列国竞争下人才的居奇,所以君主对臣下仍有相当的敬意。但这种尊敬只能说是手段,并不是理所当然的事。秦汉统一,情势大变,君主无需再存客气,天下万民的生命财产在皇帝面前都无保障。由人类开化以来,古有阶级分明的权力政治与全民平等的独裁政治。此外,除于理想家的想象中,人类并未发现第三种可能的政治。一切宪法的歧异与政体的花样不过都是门面与装饰品而已。换句话说,政治社会生活总逃不出多数(平民)为少数(特权阶级)所统治或全体人民为一人所统治的两种形式。至于孰好孰坏,只能让理想家去解决。

古代的政治社会完全崩溃,皇帝是新局面下唯一维系天下的势力。没有真正阶级分别的民众必定是一盘散沙,团结力日渐减少以至消灭。命定论变成人心普遍的信仰,富贵贫贱都听天命,算命看相升到哲学的地位。这样的民族是最自私自利、最不进取的。别人的痛苦与自己无关,团体的利害更无人顾及,一切都由命去摆布。像墨子那样极力非命的积极人生观已经消灭,现在只有消极怠惰的放任主义。

经过西汉二百年的训练,一般人民对于皇帝的态度真与敬鬼神的心理相同。对皇帝的崇拜根深蒂固,经过长期的锻炼,单一的链锁已成纯钢,内在的势力绝无把它折断的可能。若无外力的强烈压迫,这种皇帝政治是永久不变的。

(六)

废庙议与皇帝制度之完全成立

在一般人心理中,皇帝真与神明无异,所以繁复的祭祀反倒不再需要。因为皇帝的制度已经确定稳固,所以皇帝本人的智愚或皇朝地位的强弱反倒是无关紧要的事。

(七)

后言

两千年间,变动虽多,皇帝的制度始终稳固如山。但近百年来的西洋政治经济文化的势力与前不同,是足以使中国传统文化根本动摇的一种强力。

废旧容易,建新困难。

备注:原文于1937年之前发表,本文为摘记。

本文由清潭碧云说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