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清潭碧云说 > 美食

【音频首发】宣布放弃参加达沃斯论坛的马克龙和特朗普

2019-10-08来源:清潭碧云说


题目:宣布放弃参加达沃斯论坛的马克龙和特朗普


马克龙和特朗普都摊上事了,两人政治困局的深层次原因是什么?

每年的1月下旬,也就是在我们开始准备年货的时候,瑞士小镇达沃斯的商家们也会像我们一样忙着备货,迎接一年一度的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年会。在这个著名会议召开的那几天里,各国政要和他们的随从以及全球的媒体都会挤进这个小镇子,当地会变成一种酒店爆满和吃饭排队的状态。


其实开几天会并不会得到什么治国的良方,对于各国首脑而言,每年去达沃斯的更大意义在交际,大家平时都很忙,可以借助这个机会见一见那些平时不太好约的人;或者借着发言的机会说一些平时不太方便说的话,比如抵制贸易保护主义或者喊话让盟友多掏点军费等等。


距离今年的达沃斯论坛召开还有十天时间,但是有两个国家的总统已经明确表示这次他们不去凑热闹了,一个是美国总统特朗普,另一个是法国总统马克龙。这一老一少在2018年的后半年日子都过得不是很顺利,国内有麻烦事因此被迫放弃到达沃斯赏雪。


从去年11月中旬开始,法国爆发了黄马甲抗议事件,这个抗议一直持续到了现在。尽管马克龙做了很大的妥协和让步,但是马路上的那些人不领马克龙的情,他们似乎玩上了瘾,每个周末都会约到大街上相聚,到了2019年上街的人数不降反增。如何让他们脱下黄马甲回去干活儿,成了困扰马克龙的一个政治难题。


前期的妥协退让无效之后,马克龙接下去的计划是举行几个月的“全国辩论”,所有对自己有意见的人都可以去旁听或者参与他这个答疑解惑的过程。这个活动要是办成了的话,可能法国就太平了,否则他们每周都这么闹下去,那迟早要出大事。因此现在的马克龙是真的没心情也没有精力去达沃斯出差。


大洋彼岸的特朗普不能去达沃斯的原因大家应该更清楚,他作为总负责人的联邦政府已经关门23天了,美国自打建国以来政府关门的最长时间记录已经诞生,而且还在一天一天地刷新。白宫门外是要求领工资的下属,打开电视是不嫌事大的新闻媒体,这种压力把特朗普送上了崩溃的不归路。这种时候,他怎么可能有心情去瑞士看雪呢?


在听说马克龙也去不成达沃斯这个消息的时候,特朗普的心里是一阵苦笑。此时此刻他们俩都被困在自家的总统府里,外面是一片喧嚣,他们俩却很孤独。特朗普的这一笑,能否泯了他和马克龙之间的恩仇呢?


还记得去年的11月中旬,法国的司机们穿着黄背心刚刚开始在巴黎街头散步的时候,特朗普的心里还泛起了一点幸灾乐祸的味道。一个月之后,法国人的黄背心依然没有脱,但是特朗普已经笑不出来了,不但笑不出来,怒容整天挂在他的脸上。因为区区50亿美元的修墙费,他的政府就被迫关了门,他自己面对的情况比马克龙也强不到哪儿去。


特朗普之所以对马克龙的遭遇幸灾乐祸,是因为马克龙曾经当着众人的面子让特朗普下不来台。那是2018年的双11购物节那天,所有当年参与过一战的欧美国家的政要齐聚法国巴黎,因为那一天正好是一战结束100周年的纪念日。在众人面前,作为东道主的马克龙居然说欧盟应该建立一支自己的军队,这样就能摆脱对北约的依赖。


特朗普听到这个当场就毛了,碍于面子他青着脸没说什么。等参加完活动回到美国,马上连发推特诅咒马克龙。在特朗普的思维世界里,北约不是那个帮美国制衡和监视欧盟发展的组织,而是一个自掏腰包保护欧洲安全的公益性组织。法国作为直接受益人,不但不主动分摊北约军费,却嫌弃北约的服务质量不好,想要另起炉灶单干,这是对特朗普的无视和对北约的轻视。


因此在过完双11之后,马克龙和特朗普就隔着大西洋在社交媒体上吵了起来。这两人你来我往互不想让地吵了几天,几天之后法国的司机们就穿着黄马甲开始上街折腾了。在特朗普看来,那些司机们闹得正是时候,那简直是法国人民送给他的礼物,他当然要为此幸灾乐祸了。


然而这一场争吵并不是他俩个人矛盾的开始,他俩的真正矛盾还要再往前面推几个月。在去年4月底的时候,马克龙带着夫人去白宫拜访特朗普聊关税的时候,特朗普对这个青年才俊非常的欢迎和喜欢,以前辈的身份对马克龙说:小马要不你带着法国脱离欧盟得了,离开后我会和你签一个非常棒的贸易协定,保证法国人赚大钱。


对于这个脑洞很大的建议,马克龙当时的反应就是“呵呵”,回到欧盟后他公开发表了一番不给特朗普面子的言论,说既然美国给咱们欧盟收关税,那么我们欧洲国家也应该团结起来给美国收关税,不能在这种时候屈服于特朗普这个门外汉的要挟。


马克龙这种不识抬举反而鼓励大伙儿一起对抗的行为,是特朗普对他失去好感的根本原因,所谓爱之深恨之切,那一次他算是看清楚了,马克龙这个年轻人不好忽悠。一个不听自己话的人、一个不给自己面子的人、一个想跟自己对着干的人,特朗普怎么可能对他有好感呢?


马克龙和特朗普之间的冲突,源自两人相似的性格和不同的执政理念。现在他们俩的内政都有了麻烦,以至于连全球政要的新年第一场聚会都无法参加,这依然是他俩相似的性格和和不同的执政理念导致的。


就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马克龙对穿着黄马甲的抗议者喊话时说,你们不能只想着权利啊,你们也得想想自己的责任,大家不能不付出只享受吧,不然福利从天上掉下来吗?虽然这话说的是一点儿毛病都没有,但是这也恰恰反映出了马克龙这人在政治问题上的顽固和坚持。在抗议者或者旁观者看来,这都什么时候了,你居然还是一副批评教育的姿态,怎么会有利于局势的缓和呢?


马克龙大学和研究生都读的是政治经济类专业,毕业后在国家重要部门干了好多年,对法国政坛的各种规矩了如指掌,因此他是一个彻彻底底的职业政客,而且是那种非常自信的精英型的政客,他看得透法国经济的问题所在,他看得懂复杂局势下的本质,也看得懂美国和欧盟关系的未来。这种能力让他自信,这种自信让他变得顽固。


改革从来都有一种矛盾,短期见效快的受人欢迎,但是长期无效甚至有害;对国家长期有好处的短期却有害,总是不受人欢迎。马克龙精简行政机构、给富人减税、给燃油收税推动新能源发展等一系列措施,就是一个比较有远见的长期改革计划,然而这种计划在前期是非常痛苦的,舒服日子过惯了的法国人表示不愿意忍受这种痛苦。


后来马克龙收回部分成命不再给燃油收税,法国人却依然没打算回家,周末继续上街。可见他们对马克龙的不满是全面性的,也是长期累积的,是对于自己现状的不满,并不是针对总统的某一项政策。但是自信且顽固的马克龙还在试图用讲道理的方式来挽救自己的改革,可是听懂了道理就一定能过好人生吗?


大洋彼岸的特朗普在面对老对手民主党的时候,表现出来的自信和固执和马克龙非常相似。特朗普的人设是那种说一不二的霸道总裁,这是他在“特朗普帝国”最顶端装修豪华的总裁办公室长期发号施令落下的职业病,他成功的人生经历让他在自信和自我的道路上走到了黑。进了白宫之后他依然顽固地坚持自我:听我的就干,不听我的就另谋高就。


共和党和民主党因为区区50亿美元的修墙费,就把联邦政府的大门给关了,80万公务员被迫回家玩手机看电视。白宫已经关了很长时间,但是特朗普对于自己的修墙计划依然没有妥协的意思。在关门的这段日子里他没有停止过对隔离墙重要性的解释,幻想着通过自己的说教和普及,民主党会理解他并接受他。


民主党那伙人精当然懂得特朗普的真实意图,职业政客当然理解墙的重要性和意义,即使这样民主党还是要全力阻止特朗普顺利修墙,阻止他兑现自己的竞选承诺,这跟边境墙它是一睹好墙还是坏墙没有关系。这种时候特朗普的固执和坚持,只会让民主党像法国的黄马甲司机们一样,一直赔他玩下去,反正自己又不当家,不在乎油盐贵。


台上的执政者有些时候是非常无力和孤独的,他们说着正确的话、给着正确的建议、制定着正确的政策,却得不到正确的认可和执行。从他们自己第一人称视角看待这个世界的时候,只会觉得民众或者政治对手都是一帮不可理喻的坏人,他们钻着制度的空子和自己作对,而身为总统却无可奈何,只能看着自己的意志一天天瓦解。

 

效率和公平几乎就是体制的两面性,选择了一个就容易失去另一个。一个国家的政府是不是有比较强的执行力,在某些特殊的时刻是非常关键的,直接决定了统治者能否冲破短视的阻力和障碍去推动有利于大多数人的政策。法国和美国在监督权力和兼顾公平方面做得很好,但是也伤害了政府的执行力,在需要政府强势和高效的时候,总统们这才发现根本就硬不起来。


总统府是一个金碧辉煌和无比安全的地方,但那里也是一个孤独的地方,尤其是总统们陷入困境的时候。当各国政要在达沃斯的雪地上谈笑风生的时候,特朗普和马克龙还得坚守自己的岗位,苦苦思索脱困的办法。在此我们祝愿他俩早日脱困,可以意外出现在达沃斯的聚餐现场,给那场盛会增加一点欢乐。




本文由清潭碧云说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