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清潭碧云说 > 背景

一碗海南粉汤看通胀

2019-07-09来源:清潭碧云说
一碗海南粉汤看通胀

海南粉“不好吃了”

我记得我小时候很喜欢吃炒粉和粉汤,基本上都是老爸老妈带着上街才会去吃炒粉和粉汤当早餐,那时候的粉汤和炒粉的价格我记得很清楚:粉汤2.5元一份,炒粉3元一份。

而如今的海南炒粉价格来到最少8元,粉汤最少7元的价格,也就是说整体上相当于翻了三倍左右的价格。

很多人也许会笑,这么二三十年过去了物价才翻了三倍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嘛?然而这件小事在我看来一点都不小。

关于物价,似乎总是和民生牵扯在一起,而且其中牵扯到一个国家的经济基本面,对于普通百姓而言,吃得起饭和吃得好饭似乎总是排在第一位。

而物价的高低起伏似乎总和经济学中的通胀和通缩需求有所联系,构成了一个国家经济的基础货币概念。

通胀,在经济学上被定性为一个褒贬不一的概念,在范畴上讲,通胀和通缩都是一个相对性比较强的概念。现实宏观经济运行周期中如果没有一定的通胀率和通缩率也是不存在的,因为国家货币的作用往往最直接的显现效果就是反应通胀和通缩。

我们今天先来说说我们当下所面对的通胀概念,至于通缩后面再谈。

一个国家的货币供给率是现实经济学概念中最难把握的目标,因为货币的流动性特点会在流转途中因为各种渠道因素产生阻塞滞留的不良动态,因此货币宏观调控总是显得滞后和反馈不佳,从现实意义上说通胀率其实就是在国家货币无法反馈经济现实需求导致超发贬值的现象。

那么一碗小小的海南粉里到底是怎么饱含通胀信息的呢?

一、一碗粉汤的成本核算

粉汤:瘦肉、猪杂、米粉、青菜、豆芽、胡萝卜、蒜头、酱油、盐、油、水、辣椒、调味品、煤气费、人工成本以及店铺成本分摊。

这么看下来,你还敢小看这碗小小的粉汤吗?这里面是一个大学问,虽然我本人不擅长数据分析,但是对比来看还是可以的。早在二十几年前,这碗汤粉里的东西就是这些,然而现在去吃的汤粉不仅贵了,而且还少了很多的分量。

由于成本高企,大部分的早餐摊主都会克扣掉大部分的蔬菜类成分或者减少肉品,而米粉的分量往往是充足的,这里面就有很大的道理可以拿来探讨了。

首先对于粉汤而言,它属于硬性需求,食品是生活必须品,所以它的需求端不会受社会影响很多,换句话说再怎么样人们都会去吃早餐,那么我们假定需求端是相对稳定的,那么二十多年时间过去了,已知价格翻长三倍的现实下,这碗粉汤还缺斤短两不再好吃了,那么这里面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为什么人们花这么贵的价格购买相同的食品,却得不到以前的质量了呢?

这里面就有我们说到的通胀的问题了,长期以来我们国家依靠货币拉动基础建设,早年一清二白的局面使凯恩斯主义大行其道,收效甚大,巨量货币的投放得到了现实需求的积极回应,这是因为整体需求远远大于基础货币的投放量,人们迫切需要改善生存环境,这里面就包含了民生基础、城市化建设以及工业与服务业的巨量需求。新中国成立将近七十年的时间里,我们自己的生活和周围的城市建设产生了什么样的巨变,这一点我想我不用说我们父辈那一代人清楚得很。

这是中国经济的巨大成就,但换句话说这同时也是天量货币叠加杠杆造就的经济成长。短短70年时间,广义货币供应量已经达到了惊人177万亿,这么庞大的数字还要叠加杠杆的作用投放到实体经济中,要知道我们和美国不同,美元属于世界货币是全球流通的,而我们的M2只在我们一个国家内相对流通。

那么为什么在如此高的杠杆下,我们的经济这么多年依旧如此高速增长?我反复强调这就是因为我们的国家足够庞大而且经济足够落后,是的,某种意义上说,落后确实也是一件好事,在有作为的情况下,这是代表了澎湃的需求内生动力,这是经济运行的根本性需求,是一切经济奇迹的基础。

然而一旦经济周期到达一个需求阶段的顶峰,那么这些巨量的货币所引发的的债务赤字表现就会凸显出来,这就是货币超发带来的通货膨胀。

那么当一碗粉汤的需求不再是吃饱肚子的需求的时候,花三倍的价格去购买一碗粉汤就是通胀了,因为货币不值钱了。

这个意义上的通胀还仅仅是表象意义上的,因为就食品而言,人们在满足果腹需求后必需品属性被削弱了,因为人们的选择多了,我可以去吃面包、去吃水果、甚至喝拿铁配汉堡。尽管人们的选择多了,可粉汤的价格依然贵了三倍,这代表了什么呢?

其实就是说明通胀率不是单指一个商品的价格上扬,而是国家货币超发带来货币贬值引发的整体商品价格上扬,粉汤贵了,实质上水果面包汉堡更贵。

二、差异性的价格上升

货币超发带来的贬值是商品价值被动抬升,但国家并不是没有作为的,所以这里面就牵扯到了一个宏观调控下差异性的价格上升的问题。

尽管经济运行自有规律,然而货币的供给量毕竟是一个人为的概念,积极或者消极都要看央行的脸色。虽然宏观调控对于货币流动性因素影响较弱,但在供给总阀门上其实是有文章可做的。这就是为什么在宏观去杠杆的背景下,我们急切地要压缩货币投放速率以及货币供给渠道的关键所在了,货币总量不能一刀切,因为会触发系统性金融风险,所以现在宏观意义上的经济决策不好做就是因为这样。

而我担忧得不是这个办法的问题,办法和思路是没有错的,但是时间和效果恐怕不容乐观。为什么这么说呢?

中国的通货膨胀在多年的政策倾向下具有差异化的表现,生活必需品的农业长期处于劣势地位,而工业和第三产业长期得到货币扶持,这就人为的造成了生活必需品长期价格低于工业品和服务附加的现状,这就是这么多年来我们国家维持长期低通胀率的来源,因为这种差异性能维持长期的基础生存所需,同时又因为对第二第三产业的倾斜大幅提升了经济中的改善性需求。

三、农产品通胀率

饿不死在前期的基础建设需求中是最低底线的保障,所以在勤劳质朴的中国人眼中,高通胀的工业品和服务产品不影响他们的最低生活品质。买不起就不买好了,吃得饱饭才是最重要的,这就是中国人。

而政府的政策也是这么引导的,尽可能的压缩农产品的价格上涨,哪怕短缺也宁愿进口,而不愿花大力气去扶植农业产值,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年年丰产却依旧缺粮的原因,同时也是造成农村劳动力流失的最主要原因,因为农业根本挣不到钱,不可能有盈余利润产生的。

这么大的国家一旦连生活必须品的农产品都产生高通胀率,那才是大麻烦,所以很多人看到二十多年才上涨三倍的粉汤让我担忧才会觉得可笑。

你们要知道一碗粉汤里大部分的材料都是农产品,其中的猪肉、蔬菜、米粉以及葱姜蒜都是属于此类,你们再回过头来看看,最近这几年这些东西有多少次疯长过了,又有多少次是政府通过加大投放储存量强制压平抑了价格的涨幅的,这样你就会理解我说这很可怕是什么意思了。

农业通胀率在面对我们这种国家经济体制下是决不能过高的,可二十多年期间却依然涨了三倍还多,这是一件非常值得留心的现状。

那么到底是什么导致了国家调控下农产品通胀率也开始了上涨呢?

我曾经说过经济政策只能引导不能干预,强制干预必有后患,而这么多年国家对于农业的强制干预导致的农业凋敝造成了农业一直都得不到有效的发展,虽然平抑了农产品的价格,但是也导致了农业流失了大量的劳动力人口,没有了增量的产出又反过来作用于农产品价格的上涨,一边死命压,一边也在自然经济规律下价格缓慢增长。

这就是为什么这么多年粉汤只涨了三倍的原因之一,这是一个悖论。人为控制和自然经济规律,我觉得还是经济规律的力量巨大,因为会潜移默化,自然作用。

农产品通胀率一旦走向一个趋势是难以逆转的,这和人口和经济结构有直接关系,不要小看这个三倍的涨幅,实际上我们面临的是一个生活必需品的通胀率走高,这与工业品通胀率是不同的概念的。

这碗粉汤在二十几年的时间里,不仅价格贵了,而且品质因为节约成本的因素还大幅降低了,致使实际上的价值更贵了。

四、城市制造业通胀率

这碗包含主要农产品的粉汤里有没有城市工业品的通胀成本呢?答案是有的,其中包括调味料,煤气费、以及租金成本。

要知道制造业通胀率是巨额货币拉动的主要领域,加工业的产业附加值和煤气石化的成本高昂,加上高房价的溢出效应导致的租金成本上涨,其实质是拉动中国经济发展的澎湃动力。

在这三个成本中最大的通胀输出可能就要属租金成本了吧,在我之前发过的文章里讨论俄罗斯的货币贬值,有一位网友问到我一个问题,那就是房子到底能不能抵御通胀?我想这是很多有房一族买房考虑很重要的一个因素吧,从微观层面上讲,这绝对是一个正确的举措,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以我们国家的货币贬值速度,目前还没有看到除了房子以外哪一类的资产可以跑赢货币贬值速度,当然我强调得是之前。为什么说是之前呢?

因为这是中国城市化的巨大动能导致的,城市化的第一个需求就是完善基础设施建设,而最重要的一环就是房地产建设,因为城市必须要引流形成集聚效应才能发展其他建设,而房产是留人最有效的办法,因此这么多年来中国的房地产确实是支柱产业。

这就是为什么中国楼市始终没有调整的所在了,根本就供不应求嘛,供不应求怎么会不贵呢?这就是房地产开发商炒作的理由!

然而现在的情况不一样的了,宏观上我们要知道城市化进程终将走上一个阶段的末期,基础设施建设已经基本得到完善,投资拉动趋于边际化,你现在去到任何一个中国城市还觉得破旧不堪吗?没有了吧,除了西部建设稍弱一点以外,中国城市化进程已经开始迈向升级转型的道路了,基础需求已经没有出路了,这当中包括了房地产需求,所以现在还在想着买房子抵御通胀的人醒醒吧。

因为在未来房子也是属于贬值资产,因为你卖不出去了,大家需求萎缩了,房子身上的附加值也就减少了,它在未来大概率是跑不赢通胀率的。人口红利的减少在未来已经难以挽回了,加上国家目前对于货币投放的两难抉择,总量也许需要很多很多年压缩,现状就是货币投放还得继续,这是一个相对的概念,需要对比去看,但我承认就相对现在而言,房子也许还是比其他资产相对升值的,以后就很难说了。

歪题了,回过头来说多年的房地产价格攀升,其实被动得抬升了所有的制造业和加工业的租金成本才是关键,间接导致了粉汤价格的抬升,影响了其质量。

同时能源加工行业受国际油价最近这几年低迷影响倒是没有什么,但是最近油价受地缘政治和贸易争端又开始走上上升通道了,这又是一个通胀变量因素。

另外关于调味料,这种低级加工行业本身受技术制约不大,也许也会受农产品原料的影响,不过这么多年来倒是没怎么上涨。

还有一个就是人工成本的上涨,技术工人的工资上涨也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影响,因为人口红利的因素多年来人工成本受通胀率影响还是较低的,但劳动成本抬高是必然的趋势,这既是国家经济发展的最终目标,同时也是人们收入增长的必然需求,这一点是从经济客观上讲属于积极因素是可以接纳的。

以上就是粉汤中受到的制造业产品通胀率影响,其中最大的其实还是租金,换句话说就还是房地产的价格溢出影响最大,终端需求叠加价格的影响导致租金成本严重影响了粉汤的成本产出,从而抬高了粉汤的被动价值,引发汤粉价格的抬升。

五、中国当下的通胀率

这一碗小小的粉汤的通胀率背后背负了太多太多的因素,客观地折射了当下通胀抬升的现实,但面对这种差异化的通胀抬升现实,我们需要区别对待。

从本质上讲国家压缩了农业端的通胀率有其道理依据,但长期的压制致使农产品存在通胀预期下的价值洼地,这会导致一有风吹草动,资本就会大肆炒作的。另外这么些年农村的发展越来越空心化,劳动力流失严重,更加加剧了农产品的通胀预期,这个情况真切地反馈了人为压制的弊端是远远比不过自然经济规律的。

而另一方面,长期经济发展中巨量货币支撑的工业和制造业,如今面临产能过剩的弊端,长期累积的金融弊端开始显现,迫切需要产业升级去支持当下的社会需求升级,一味靠货币杠杆金融拉动已经是穷途末路,补贴拯救不了工业转型。如果不能提升产品的附加值,叠加货币贬值的预期,产能过剩会越来越严重的,而限产也只是一时之策。

而就整个经济基本面上来讲,制造业附加值当然是越贵越好,这样会抬升企业利润,间接辅助居民收入的增加。对于工业产出而言,通胀是一个好东西,但要用对地方。就好像经济复苏中首先关注的就是通胀率的复苏,恰当的通胀率是代表经济活力,但往往这个度比较难把握。

另外一个需要特别关注的就是中国的房地产行业,这是一个特殊的存在,它间接的影响了所有行业的产业输出成本,高昂的房价又和金融紧密相关,通胀预期中其占的分量不可谓不大,需要特别警惕房地产行业的风险。

如今我们面对的局面相当的复杂,经济低端产出过剩,生活必需农产品通胀预期抬升,我们如果还是像以前一样单纯想靠凯恩斯主义去挽救,恐怕是不行的。

国内复杂的经济环境夹杂人口红利的衰退和产业转型升级的需求,一旦持续性通胀到来,很可能我们就真得一点退路都没有了。

我们需要东北振兴去强化农业产出,切实提高农业质量和产业利润,让农业重新充实起来。

我们需要真实的去转型制造业,淘汰落后产能,提高科技创新含量,大幅提高产品附加效益,激活实体经济活力。

我们需要严控房地产的持续性上涨,当然很有可能也涨不了,压低地产输出的价格,使百业发展的成本降低。

我们需要放弃货币带动发展的思路,思考新的经济模式,减税放权,扩大开放,打通实体和金融之间扭曲的融资渠道,使金融发挥最大效益,效率提高了这会间接减少货币总量的。

我想大家都可以看到,上面的这几点都正在做,所以政府智库确实是有高人的,我相信这些政策如果真得得到有效地执行,一定可以解决问题的。

我现在所忧虑的其实只有两点:时间和效率。

如果时代给予机会和执行得利的话,我更希望吃一碗不贵的而且分量更足更好吃的粉汤,希望可以吧!!

(以上内容为小欧股迷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

文中图片来源于IC,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平台联系作者给予处理,感谢关注!!!!

本文由清潭碧云说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