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清潭碧云说 > 百科

博鳌观点 | 世界经济2019:再有危机怎么办?

2019-10-07来源:清潭碧云说

炒股的人都知道,股市最大、最不需要理由的利空,是涨得太高、涨得太久。物极必反。涨得越高、越久,下跌乃至暴跌的可能性就越大。

这一点同样适用于世界经济,尤其是如今“一枝独秀”的美国经济和美国股市。2008年次货危机风暴眼的美国,在陆续拖累欧洲、亚洲和新兴经济体之后,自己却像没事人似的率先反弹并步入有史以来最长的扩张期之一,2018年第二季度更以4.2%的增速,以发达国家老迈之躯,跑出青年人才有的速度,令世人意外。失业率降至49年新低。消费者信心、中小企业信心创新高。

从投行的观点,过去十年最大的投资题材是美国。美国股市涨势如虹,在美国经济仅占世界经济25%的情况下,美国股市市值却占到全球总市值的55%。资本对美股的青睐可见一斑。

美元走强,在美国经济表现抢眼、美联储持续加息、世界经济增长分化的背景下,依然是全世界最有吸引力的货币,吸引资金从新兴市场流出,是引发部分新兴市场金融动荡的重要根源。

世界经济增长依然“平庸”

但是,与股市涨得太高、涨得太久形成的利空相比,世界经济的这一轮扩张期,涨的时间虽然不短,但却难言强劲。换言之,就是涨得不“高”,是一种非常“平庸”的扩张。与2003-2007年的那一轮均值4%以上的世界经济扩张相比,增长的势头过于平庸了。2017年世界经济“齐步走”,一度给予人们以“强劲复苏”和摆脱“新平庸”的希望,但这一势头在特朗普因素等一系列不确定性的作用之,还没有触“4”就进入平台期,并面临下行压力。在可预见的一段时期,世界经济增长将依然平庸。

不仅于此。这样平庸的增长,还是在美国、欧盟、日本等发达国家普遍采取空前力度的货币宽松和财政刺激政策下才得以实现的。从市场原教派的观点,不是市场自生和经济内生的增长,都不是真实的增长。政府以货币和财政等宏观手段拔苗助长的增长,是虚幻的增长,不可持续,故虚幻。

所以,剥去这层虚幻的增长,过去十年的世界经济扩张期用“平庸”形容都有点高抬了。Larry Summers提出的“长期停滞”(Secular Stagnation),倒显得更符合实际。 

“透支”的政策空间

平庸,是一个好坏夹杂的消息。“好”的一面,因为增长平庸,因“涨得太高”而爆发危机的可能性减少,扩张周期有可能拉长,我们对危机的到来可以不必那么紧张。

不好的一面,是因为经济迟迟不能强劲增长,各国政府已用到极限的货币宽松和财政刺激政策不敢轻易退出、回归中性,赤字扩大和债务累积也得不到“休养生息”。

这就很自然地产生一个问题。大家都清楚,危机从来都不是在我们有准备的情况下到来的,一定是我们认为它不会来的时候不期而至。设若真的发生危机,政府的财政空间在哪里?货币空间在哪里?在极度宽松之上,还有多大的“更加宽松”空间?

这显然是各国政府时下面临的两难。美国经济情况好一些,所以纪律性强的美联储采取了加息、缩表的政策,为未来可能的危机储备弹药和空间;但是,纪律性不那么强、取悦选民至上的总统,却通过减税、基建等政策,进一步挤压原已逼仄的财政空间。美债上限一再被突破。从长远看,如果到了税收不足以还本付息的那一天,美国政府可以拿什么发债?从近期看,美国经济如果的确下行或发生意外的危机,政府还有多大的财政刺激空间?

欧盟和日本的情况更糟糕一些。欧元区年末才可能终止购债,加息、缩表还远没有提上日程。日本的通胀率才1%,离央行设定的2%还差一半的路程,所以连缩减购买资产都没有考虑。即便如此,欧元区的经济在2017年昙花一现后,2018年重又回落到2%以下;日本经济只有1%。如果发生危机,真不知道可以拿什么来救。

高处不胜寒的美国

世界经济的这十年,各经济体的复苏和增长是分化的。其中,表现最好的是美国,这在前面已经提过。

就世界经济整体而言,增长是平庸的,故危机的可能性相对小一些。但就美国一家而言,它的增长却是强劲的、亮眼的、超预期的。正因如此,对美国经济下行乃至爆发下一次危机的担心也是最多的,因为美国经济恰恰应合了“涨得太高、涨得太久”的利空假设。

从格林斯潘时代开始,美国经济的真正掌门人就是美联储,而不是财政部和总统。这一情况到了特朗普时代,就变成总统和联储分庭抗礼的双寡头制。以美国经济目前的情况,还要顺周期地减税和基础刺激,而不是逆周期地减赤、降债。那么,美国打算到什么时候才减少赤字、降低债务呢?普遍的预期,是2019年美国经济增速会面临下行压力。是要等到经济下行的时候反而去减赤降债吗?看来,选民至上的总统是不太考虑经济的长远与可持续问题的。

美元的强势和美股的涨势也会出现问题。又是“涨得太多、涨得太久”的利空效应在起作用。美国作为过去十年的投资主题,在很多投资者和资金眼里,快到了获利了结的时候了。美股近几个月的大幅回调,固然有中美贸易摩擦的原因,但投资者一有风吹草动就神经紧张、急于落袋为安,很是说明问题。 

新兴市场有没有“余粮”?

次贷危机后的十年,发达国家和新兴市场的杠杆结构发生了不同方向的变化。发达国家是政府加杠杆、金融和居民去杠杆。新兴市场则主要是企业加杠杆,政府杠杆水平保持在相对低位,包括赤字和政府债务。

这是否意味着在下一次危机到来时,新兴市场将是少数有“余粮”的国家呢?

不好说。

以中国为例。与许多新兴市场一样,中国的非金融企业负债水平较高,需要去杠杆。这个工作从2016年起一直在做,但从2019年起,方式方法将有一定改变。基本思路是,通过政府加杠杆,帮助企业、居民去杠杆,稳定总体杠杆水平、稳定整体经济。

货币政策方面,虽然不会采取大水漫灌的方式,但定向降准、定向滴灌、确保流动性合理充裕,至少意味着货币政策暂不以储备弹药为重点。

因资本流出而处于金融动荡之中的土耳其、阿根廷等新兴市场,则更是无暇顾及那尚在不定之天的下一次危机,哪有心思未雨绸缪。

这就是世界经济目前的现状。除了寥寥不多的少数在警惕下一次危机并为之储备弹药外,大多数国家目前的心思主要还在如何刺激经济激长上,对下一次危机既未当真,更没有做什么实质性的准备。能做的,就是Keep their Fingers Crossed。

 作者系博鳌亚洲论坛研究院 洪斌


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论坛立场)  



亚洲浪潮,博鳌视野

“立足亚洲,面向世界” 

 传递论坛最新动态,促进亚洲深度合作

全球重要对话的传达者,亚洲共同发展的瞭望者。

本文由清潭碧云说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